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  台前论坛   濮阳侯庙李氏中医   学《伤寒论》:经方要多联想
返回濮阳侯庙李氏中医
发新帖 回复
查看: 93|回复: 0

学《伤寒论》:经方要多联想

[复制链接]
楼主
发表于 2017-11-29 18:16:37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第五,多联想。除了看医案以外,我希望大家要学会联想。我学经方喜欢做梦,我经常时光穿越回到东汉,跟着张仲景抄方,模拟一个当时他就诊的场景。我经常把我熟悉的三国演义的场景和张仲景的《伤寒论》交叠起来。因为张仲景的时代——东汉末年是历史上战争最频繁的年代,所处的中原又是兵家必争之地,他又是一个长沙太守,所以我估计他当时多和军人打交道。我甚至把《伤寒论》看作是一本军事书,张仲景手下的那些病人都是那些军人。好,开始做梦。我做到桂枝汤,不是什么发汗方,也不是什么止汗方,也不是治疗感冒的方,而是治疗一群从战场上下来的战士的方,他们衣衫褴褛,面如菜色,饥寒交迫,流了多少次汗,极度疲劳,才从战场回来。张仲景给他们的是什么?不是肉不是酒,而是要先喝一碗热腾腾的桂枝汤。桂枝汤是复方姜汤,是祛寒的方。复方生姜汤,里面有红枣,有甘草,还有桂枝、芍药,喝完以后一人一碗热粥,让他们温服。到了夜里头战士们开始浑身发热,很多战士开始冒汗,冒完汗第二天神清气爽,又要重新上阵。桂枝汤是军人的抗疲劳方,它是治人的第一方。治什么病啊?不治病,调的就是人。大柴胡汤,庆功宴以后张仲景听闻将军生病,披上衣服再跑过去一看,看到将军在自己帐篷里翻滚,呕吐了一地,刚刚还大酒大肉吃得那么香,怎么搞成这样?他带的几个学生一摸肚子,哎哟,眉头紧皱哇哇乱叫。他对学生讲,“按之心下满痛者,此为实也,当下之,宜大柴胡汤”。这个学生赶快把它记录下来,就是现在《金匮要略·腹满寒疝宿食病》篇里面的原文。柴胡加龙骨牡蛎汤是什么啊?鼓声一响,冲啊,结果有个人患了战争恐惧症,两条腿直打哆嗦,“一身尽重不可转侧”,走也走不动。屁股上怎么潮了?小便自利,吓得屁滚尿流,还哇哇乱叫。这么一做以后清楚了,我至少可以理解《伤寒论》是怎么回事。

做梦是一种临床场景的模拟。但是做梦不容易,这种模拟需要丰富的经方知识、临床经验和想象力。想象力很重要,尤其是这个时代,你们都是八零后、九零后,包括以后零零后出来,想象力都是最重要的一个资源,没有想象力,很难做出什么成绩来。这次我刚从硅谷回来,硅谷那边好多大公司,他们那些技术人员,就是有丰富的想象,有想象力才能创新。

此外我还建议我们的中医生,要读点小说。我们可以用小说家的手法来描绘患者的表情和神态,因为小说家对人的心理特征、体貌特征的描写比我们医生要详细、深刻得多。你看看海明威的小说,那个老人出海以后这么多天,没有讲一句话,他居然能把他那种心理刻画得那么生动。所以你们要读点小说,看看《红楼梦》,很多人的体质情况你们心里就有数了。

同时你们还要学会欣赏画画,要用画家的笔来描绘眼前的患者。张仲景就是个白描的高手,“心中烦不得卧”,寥寥几笔,就把一个烦躁不安,处在极度焦虑状态的人的形象描绘出来了。“一身尽重不可转侧”,把那种极度疲劳的葛优躺的人的形象给描绘出来。张仲景有时候又是一个工笔画高手,他的描绘可以非常细腻,比如“振振欲僻地”、“身瞤动”等等。所以我们学中医,要有文科的知识,如果你没有文科的东西,纯粹是一个数理的头脑,是不够的。因为我们医学是“人学”,我们面对的人都是活的,经方也是活的。不要把生命看作是一堆枯燥的数字,生命其实是一种感觉,我们要非常重视病人的感觉,要与病人多交流,我们才能掌握经方的方证,所以经方的方证是活人的一种特征。

最后,我还有几句话想说。经方是一把把打开健康之门的钥匙,方对证,喝口汤。但问题是锁在什么地方?锁不在同一个地方,在你身上某一个关键点,需要你寻找。有的时候,病人不讲真实的东西,这就要靠你的一双慧眼,把这个特征给抓住。而且,有些密码是难以解开的,需要你超人的智慧。所以在座各位都是聪明之人,不是聪明人考不上研究生。但是就是聪明人,看病也非常浮躁,我们在临床上,总是感觉到,每看一个病,我们都要集中高度注意力,因为太复杂了。课本上的方证是清晰的,临床的方证是模糊的,是隐匿的。兵无常形,水无常势,病情变幻莫测。识别方证,需要医生丰富的经验和阅历,需要你细心,耐心,能和患者沟通,当然还需要你身体要好,如果你自己都弱不禁风,气血不足,那怎么能看病?所以大塚敬节他要喝葛根汤提神,我在日本的时候看到坂口弘先生,开诊之前先在房间里面喝水,然后在脸上抹,抹了以后精神抖擞,才开始看病。晚清末年的江苏苏北兴化名中医赵海仙,他看病是下午开始,看到深夜,要让他抽完鸦片才开始。所以我们的精神状态很关键。我也发现,每天看最后一两个病人稀里糊涂,看第一个病人也是稀里糊涂,为什么?因为刚刚上班,病人涌进来,我思维不清晰,所以中间时段是最好的。所以我们需要好的精神状态,因为我们中医的辨证论治从思维方式来讲,用的是直觉思维。

经方探索之路是漫长的,现在才刚刚恢复。现在我们是让大家回家,因为现在的中医找不到北,找不到家,不知跑到哪里去了,邯郸学步,自己的路也不会走。现在我们才发现这个真是我们的家,打开一扇窗看一看,外面有一个百鸟齐鸣的花园,有一片绿莹莹的芳草地,那是经方。我的工作就是要引导大家走上真正中医的路。你不要以为经方是小儿科,方证辨证是小儿科,中医就是这么治的。中医是一个绝色美人,她本身不需要化妆就非常漂亮,我说过了。但是中医有一个问题,历史上每个年代,都有人给她披件衣裳,每个地方都要给她涂一层色彩,每个人都要给她装点东西,所以现在千百年走过来的中医到你面前,浑身发臭,污垢满脸,我们根本认不出是什么人。现在我们做的工作是把这衣服全部脱光,把她洗的干干净净的,到你面前一站,那是浑身上下充满了魅力的绝色美人,那就是经方。

经方现在成为一个普适性的医学,我想它应该成为也必定成为国际中医热第二个热潮的重要载体。第一个载体大家知道是针灸,七十年代中日建交以后,针灸走出国门,推动了中医学的第一个高潮。经过了这么多年以后,我们将形成第二个中医的高潮,这个高潮以中药为基础。但是中药如果仅仅出口单味药是不够的,我们必须要以经方为载体。衷心希望大家一起努力,谢谢大家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返回濮阳侯庙李氏中医
发新帖 回复